2010年11月4日

新訓亂記

人在當兵,自然免不了來講一些當兵的事情。

新訓資料
入伍梯次是 2100T(2010.09.30),單位是 901R2B1C(宜蘭金六結)。連閃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接兵的副排指定為班頭,開始了二十幾天的班頭生涯...... [淚目]

當班頭其實沒啥好 or 不好,只是繳錢要你代收、退錢要你代發、出公差 or 打掃的時候要面對班長的檢查、另外統計一堆有的沒的資料,有時候還要代替班長簽名...... 簡單地說,就是很煩。如果同班的兵很鳥,那班頭就不太好過;反過來說,如果班頭有心的話,班兵有可能會過的比較舒服一點。但是也有好處,有時候拿班頭的名號就可以躲掉一些被電的狀況、幹部無聊會跟班頭喇賽,如此之類的.......

也不知道是怎麼的,「班頭」快變成我在軍中的綽號了,連隔壁班的班尾跟一些同寢室的人也都會叫我班頭..... XD

2010年9月30日

2010年8月31日

蘭陽遊草記

去宜蘭閒晃了三天,紀錄一些有的沒的...

交通:利祥
125cc 一台,兩天 24hr 算 600 元。遲還 1hr 要多付 60,累計至 300 元。車況正常,不過煞車系統實在... 不怎麼樣......

住宿:五間鳥窩
網路上找的民宿,住超級大鳥窩、兩個晚上花了三千。因為遠離羅東市區(直線距離大概 2K),幾乎就是住在田裡,晚上很安靜,兩天都睡到不想起床 XD。
這個民宿真的很「民」,就是把三層樓別墅的房間出租。房間裡頭還看到的屋主兒子 or 女兒的書籍(嗯... 這幾天看了三本火影、兩本涼宮春日、一本海賊王),早餐是掛在門口的三明治跟紅茶...... 根本就像是去朋友家借住一樣,只差有鑰匙可以自由進出...... lol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沒有自己的衛浴、沒有交通工具根本不會想去住......

食物:五結鄉双結路肉羹麵
五結鄉双結路肉羹麵
這是第一天去蘭陽博物館路上,在路標上看到「五結老街」,於是就離開台九線,順便覓食午餐。看到這間只有放在地上的小三角招牌、裡頭一堆絕對不是遊客的客人,於是就停下來吃了 \囧/

2010年7月30日

這個無禮數的世界—論張大春沒空事件

張大春的 blog 炸了一個事件,先是狠狠的 K 了新聞局(的某秘書)一頓,接著又海譙了記者。

真他媽的幹得好!

29 號上午或晚上要排採訪,居然 27 號傍晚才詢問受訪者是否能配合。這也就算了,詢問的方式居然是在 blog 上頭留言...... 我原本以為只有我這種小咖,被社團學弟妹找回去講課、或是被案主抓去開會,才有這種神奇的「待遇」。沒想到連政府官員聯絡張大春這種有名有號的人物也來這招。

真是莫名其妙。

2010年7月9日

《血劍:倪淑英》讀後感

這(依然)是「明日工作室」的試讀活動。

《血劍:倪淑英》的故事很簡單,甚至可以用單純來形容,就像 RPG 的劇情,一路看著主角倪淑英的成長,只不過她不是要打倒大魔王,而是要在江湖的包圍追殺當中生存下來。一如豆腐與白飯,越簡單的東西就越難處理,但處理的好就反會比山珍海味還來的深刻。而我不得不說,作者的確處理的很不錯。一開始就是一個暗殺行動的前夕,但是要殺誰?為什麼要殺?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任務最關鍵的部份,要交由倪淑英這個小女孩來執行。暗殺計畫出乎意料地成功,於是他們開始逃亡,而倪淑英則是不斷地面臨到這個問題:「殺,還是不殺?」

2010年7月5日

《Women Without Men》到底是什麼鬼?

本文章含有藝術白痴的無知 murmur,請小心服用、放心詰譙。

《Women Without Men》是 2010 台北電影節的影片,中文片名翻譯作《沒有男人,女人更美》。請容許我先抄錄台北電影節手冊上頭的介紹文字:
1953 年,政權飄移不定的伊朗,一座精緻的果樹園,四個身份地位截然不同的女人在此相遇,交錯彼此的命運。一場女人之間的對手戲,哀愁的悲劇性質緩緩溢開。揚名國際的女性藝術家詩琳娜夏特首部劇情長片,意象鮮明地闡述舊時代女性處境,遙遙相映當時飄盪不定的伊朗政權。驚豔影壇好評連連,讓她以新人之姿掄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

好了,對於這部片的感想,一言以蔽之就是
靠夭... 這到底是什麼鬼?

2010年6月27日

《魔奴》讀後感

這是「明日工作室」主動邀約的試讀活動,本來因為工作忙沒打算參加,不過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手上有一台 ES600 電子書 reader 要測試在上頭的閱讀經驗,就乾脆拿《魔奴》當作閱讀的內容,一次滿足兩個願望...... \囧/

扯遠了,回到《魔奴》這本書。

《魔奴》是接續《愛奴》的延伸作品。因為沒有讀過《愛奴》,所以看起來十分沒頭沒尾。一開頭的楔子應該是為了沒看過《愛奴》的人寫的前情提要,但是過度簡略又十分錯亂的敘述(包括「在這漫長的千年之間,愛奴靠著在捷運站廁所裡的秘密通道...」什麼?捷運已經有千年歷史了?哇靠!),只是徒增理解上的困擾。看完還是不懂綠翹、愛奴(魚姊姊)、裴澄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誰跟誰之間又是什麼關係,然後綠翹(彭勝男)就開始「三樣魔器收集之旅」了? <囧>

2010年4月24日

NYY vs LAA 雜感

我原本算是 NYY 的球迷(其實也才一年多),理由當然是松井秀喜(王建民?no comment)。拜 ESPN 所賜,2009 年幾乎從頭看到尾,最後 NYY 拿到世界大賽冠軍、松井拿到 MVP,以結果而言,當然是很完美的一年。

不過後來我就開始劈腿了。

2009 年末的交易凸顯了 NYY 的特色,當然不能不說 Cashman 技巧高超,2010 年的 NYY 陣容幾乎無可挑剔(投手不清楚,至少打線很可怕),只能說我不太喜歡 NYY 的經營方式。原本的 NYY 只剩下 Rivera、Jeter、Swisher、Cervelli、Aceves、Garderner 比較喜歡,當然補進來的 Johnson、Granderson 也很「有趣」,只不過看 NYY 的理由比較像是「熟悉」而不是「喜歡」。隨著松井轉隊,我也就開始跟著關心 LAA。如果 NYY 跟 LAA 比賽的話,會希望 LAA 贏,畢竟 NYY 陣容太好、LAA 開季太抖......

扯遠了......

2010年4月22日

《清明記》讀後感?

依然是「明日工作室」的試讀活動(到目前為止,也只有明日的試讀活動有中 XD)而寫的評論。俗話說「夜路走多總是會碰到鬼的」,也才不過第二次試讀就讓我撞鬼......
《清明記》好難寫評論啊啊啊啊 <囧>

《太平客棧》讀起來痛苦,但是到了寫評論的階段卻不傷腦筋,因為有滿腹牢騷想要一吐為快,唯一費事的是列舉罪狀證據(要罵人總得有憑有據)。如果作品極好(像最近才開始看的《城邦暴力團》,光讀沒辦法過足癮頭,於是搞出這玩意來 [大笑]),那寫起來是頗棘手,因為這種作品通常讓讀者像慢火煮青蛙,等到翻到最後一頁才發現泥足深陷。至於什麼時候開始著了道?用了什麼手法?得花上很多功夫讓自己保持旁觀清醒才能慢慢梳理出來。

2010年4月13日

洋蔥裡的道德

「拜託!這些人是怎樣?洋蔥一顆才多少錢?人家免費提供所以就這樣大大方方面不改色的包回家?是有這麼窮嗎?還是 Costco 的洋蔥比較好吃? 啐!」

後來,手腳俐落的他開始學著煮飯給自己吃。稍加練習後切出來的蘿蔔絲,不會輸給尋常日本料理店的刀工,但是切洋蔥卻讓他崩潰。沒幾刀的功夫就會視線模糊到得歇手,手一停就想起 Costco 裡的免費洋蔥丁。

......少一點道德感就能換來多一點洋蔥、多一些洋蔥就能換來多一些吃飽的快樂。有錢去 Costco 的人會缺這種快樂嗎?也是,錢跟快樂哪有人會嫌少?沒道德的人總是活的比較快樂......

他悲從中來,抽抽噎噎地哭個不停。

2010年3月20日

亂評《國家寶藏》

這是 2004 年末,在電影院看完《國家寶藏》後,寫在個人版的文章。最近在看《城邦暴力團》,想起這篇文章,所以重貼到 Blog 上。時移事往,《達文西密碼》電影版拍完許久,《國家寶藏》出了第二集,文章中的論點依舊,但卻陌生地像是別人的文章......

相對於《達文西密碼》...
你很難不把《國家寶藏》跟《達文西密碼》聯想在一起(以下用第一個字作簡稱),因為這兩者的題材背景是如此的相似:目標都是一份密寶,過程都是一連串的密碼線索。甚至連背後的組織都同樣是共濟會...

所以,你也很難不把這兩個拿來作比較。雖然說一個是電影,一個是小說,似乎有些不太對等。但是我想忽略呈現方式,而比較一些其他的點。

2010年2月26日

死因

「幹!high side!」

「完了,山壁在右邊、帶下坡的右彎,這一摔不知道會掉到哪去?死定了。」

就如同謠傳,一幕幕的往事浮現在他的眼前。穿著拖鞋短褲的第一次摔車,皮開肉綻的景象;小學跟蹤喜歡的女生回家,電線杆後的視野;存款見底的二十五號,對中四獎的發票;昏暗燈光的汽車旅館,門外正室的咆嘯...... 那些記得的、不記得的、高興的、悲傷的、還有從來不願想起面對的...... 就像身不由己的下墜狀態,畫面不斷交錯一直堆積卻無法停止,腦海裡瞬間飽滿著情緒不斷膨脹.......

砰!

砰!

果園農舍的鐵皮屋頂多了一個戴著全罩安全帽,穿著全套防摔裝的人,相隔幾公尺是引擎仍轟隆作響的重型機車。農人連忙進屋拿出無線電轉到緊急求救頻道。

七天後,家屬哀戚無語,農人則是納悶地幫忙燒著紙錢:「屋頂離上頭道路高度不足三公尺,醫生跟檢察官也說騎士全身的裝備保護效果很好、腦部頸椎都無外傷,那...... 他到底怎麼死的?」

2010年2月25日

I Have a Dream:登山讀書會

很老套的標題,因為這是個很老套的 idea,在心中待到有點老了......

[蠢念的起源]
曾經有這樣一段歲月:平均五個禮拜籌備一隻社內隊伍,為期將近一年。

雖然中間倒了三隻隊伍,不過跑步負重黏地圖開糧單寫預定行程這些事情,套句王國維的話:「日往復於吾前」。當一件事情短時間內重複出現的時候,就會有一種錯覺:
爬山(Hiking),就這樣了嗎?
再更長的天數、再更少人去的山區... 然後呢?
在南仁山、陽明山幫忙作生態調查,還有聽了一次半鄭安睎《烏來山與人》新書發表會,心中隱隱約約有些什麼,但是就像獸徑一般若隱若現。

在第二次踏上李棟古堡,重複重複再重複地講解繩結的時候,想法也就漸漸地清楚了。

2010年2月24日

《笑傲江湖》茶館出現的配角們

上一篇詰譙了《太平客棧》裡頭人物說話都一個樣沒個性,舉了《笑傲江湖》的儀琳作為對比的例子。意猶未盡,再來舉幾個例子。

六猴兒—陸大有
陸大有替開頭茶館的場景增添了不少熱鬧,前半段講令狐沖把逗哏的角色當得真是淋漓盡致。像是講令狐沖一口氣喝光乞丐的酒這段:
小師妹,昨天你如在衡陽,親眼見到大師哥喝酒的這一路功夫,那真非叫你佩服得五體投地不可。他『神凝丹田,息遊紫府,身若凌虛而超華嶽,氣如沖霄而撼北辰』,這門氣功當真使得出神入化,奧妙無窮。
還有講令狐沖踢青城派弟子下樓的這段:

2010年2月14日

《太平客棧》讀後感

這本書很難寫感想——應該這麼說,讀這本書的理由,讓我不知從何下手。

事情是這樣的,我入選了這個試讀活動。參加的動機很簡單,只是想在手頭很緊的時候有免費小說可看,如此而已。當然,沒有不勞而獲的事,讀完之後得寫點文章,說說自己的感想。雖然第一次參加試讀活動,不過之前也厚著臉皮胡亂寫了一些評論。「應該不難吧?」我是這麼想的。

結果是落入了一個尷尬的局面:不是寫不出來,而是不敢寫。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軟」,這種試讀活動應該不會希望看到撻伐詰譙的結果。再說,有溫世仁武俠小說評審獎的加持、名人的推薦,會差到哪去呢? 可是...... 嗯... 啊... 大家辛苦啦! [誤]

雖然很怕寫了之後,從此被列為試讀活動的拒絕往來戶。不過,跟誠信比起來,有免費的書可看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希望認真寫評論可以彌補一切...... 好,來吧!

2010年1月15日

淺談登山活動中的失溫

我只是一個怕冷又怕死的程式設計師,看過一些資料、有一些想法,所以整理成這篇。有不正確的部份,還盼望各方前輩不吝指正。

[前提假設]
在討論所有登山相關的醫學議題之前,我認為一個前提是必須先確立的,那就是:
爬山的人都是身體健康的人
這個前提常常被忽略。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坦白說,以怕死 or 怕事醫官的角度,大家還是不要上山好了... XD

這篇文章以登山(hiking)為主軸,不討論溯溪、攀岩、技術攀登、也不討論雪地經驗(因為都沒有經驗 XD)、凍傷、凍瘡、壕溝足、各種侵入性治療方式...... 等等。另外,以下溫度單位均為攝氏。

2010年1月5日

貓的逃亡

朋友有事,所以每天去他家照顧貓。

有兩隻,長的叫小花、幼的叫 Lucky。
Lucky 還是流浪小貓時,躲過鄰居的追捕,
幸運地被收養,但從此怕人。
據說一開始,連我朋友都不太能接近,
後來才進步成「一間房子各自生活」的陌生室友狀態。

想當然爾,我很難看到 Lucky,
清貓砂倒飼料時,只有小花過來探頭探腦磨蹭一番。

找了幾天未果,經朋友指點,
才在洗衣機後頭找到 Lucky 的蹤影。
我常常趴在洗衣機上,透過縫隙找尋那對貓眼,
Lucky 通常弓著身子瞪大眼睛向上看,偶爾發出威嚇的氣音。

今天,按照慣例,跟小花探望過 Lucky 之後,
我蹲在洗衣機旁低頭清貓砂。
突然之間乒乓乍響,原本以為是小花在做飯前運動,
但是牠鮮少發出如此吵雜的聲音。
抬頭一看,Lucky 蹦上洗衣機,正打算穿過窗子跳到屋內;
可能是離我太近、太過緊張,慌忙之中不夠精準,
只抓住窗戶內的紙箱邊緣、沒有一躍而入。
很逗趣,卻也很悲哀。

會覺得貓很可笑,沒有也沒法推測我是否「有害」,
如果要害牠何必等到今天?

反過來想,我們何嘗有辦法推測?
人類的猜忌、勾心鬥角,不就這麼演變而來的嗎?
害人的 SOP 開頭一定是製造蜜月期培養信任感,
為往後的陰謀鋪路......

跟貓比起來,我們是進化? 還是退化?


很多時候,我寧願當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