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6日

每月一曲:Princess Leia's Theme

寫了大半年了,也該是來寫一點古典樂的曲子了…

(《Star Wars》配樂是不是古典樂,我 . 不 . 在 . 乎… 🙉)

成年前的兩大電影遺憾,一個是 007,另一個是 Star Wars 系列。Star Wars 看過的次數更少、但是整體的印象卻更深。外星科幻、光劍打架、戰機纏鬥… 這些元素 是中二屁孩的標配 可以在完全搞不懂劇情的情況下依然能看得很開心。

(講到這個就想起當年另一個遺憾:沒玩到《Wing Commander: Privateer》,因為電腦得有 4MB 的記憶體,但我只有 2MB… 😭 )
(謎之聲:欸等等,我以為這邊要提《X-Wing》才對…)
(對耶… 明明都沒有玩到、而且台灣引進的年代應該差不多,但是奇怪,怎麼老是惦記著 Privateer…)

另外一個、也是更重要的原因:音樂。

Star Wars(正傳三部曲)配樂真的是一個奇妙的傑作,無論是主題曲(片頭跑字幕的配樂)還是 〈The Imperial March〉,管弦樂團版本固然磅礡恢宏、精彩紛呈,換成 8-bit 風格居然依舊趣味十足,標準「上得了廳堂、下得了機房(?) 」的風範。

所以,在國中末年那個手頭拮据卻開始買 CD 的歲月裡,看到這張幾乎毫不猶豫地掏錢買下來;對照組是 Michael Jackson 的三大張(《Dangerous》已經有卡帶了),翻來覆去捏了兩三個月才決定買《Bad》,不過這跟「MJ 的唱片到處都有,不怕買不到」多少也有點關係… XD

高二加入口琴社,忘記啥原因拿了這張 CD 給當時的社團老師(翁唯城)看,他端詳了一下說:「(大意)這指揮(Varujan Kojian)沒聽過,我會比較推薦 John Williams 親自指揮的版本… [蓋牌]」,我當下的 OS 是:「我 X 你 X 咧,光買到這張就不容易了啊… 到哪裡去找你說的版本啦… 😡」

那時不知道,再過幾年,正傳三部曲重製上院線,John Williams 指揮的版本是每間會賣電影配樂唱片行的標配,手上這張反而變得難找。那時更不會知道,再過個十幾年,Spotify 上頭要什麼有什麼,連買都不用買就聽不完。

我對於版本比較這事一直沒有很熱衷(除非是自己要演出的曲目),有個聽得順耳的版本就不太想去找看看有沒有更好的版本(很怕強迫症順便發作 XD)。即使已經隔了二十年,還是很滿意這張 CD 的表現(對照組是很多口琴 CD… 現在聽了會想喊救命),最多就是抱怨曲目不夠多(至少補個 〈Cantina Band〉 嘛… 😭)。

講了半天都是講這張專輯,沒提為什麼選〈Princess Leia’s Theme〉。理由之一當然是… 這首比較冷門… 🤣 。最初還覺得這首卡在裡面… 很解 (好吧,我以後不再用這個詞了) ,不過後勁連綿不絕。甚至到了想認真聽古典樂的年紀,找了傳說中的長笛名曲〈L’Après-midi d’un faune(牧神的午後)〉,私下給了「不過爾爾,不如聽 Liea」的俗氣評價 (反正我也不喜歡 Debussy 啦… 🙉)

第二個原因:這個月是太座的誕辰月。從某些角度來看,太座跟 Leia 有很多雷同的部份,但絕對不是霸氣的儀態,更不可能是身材… 😑

無訪,反正我也沒有 Han Solo 的帥氣跟灑脫。

2023年11月2日

202310 Netflix 短評

因為適逢(?)故宮南院的「韓國月」,所以這個月只有韓國作品(結果都是戲劇 XD)。

寫一寫反省了一下,好像當初給《愛的迫降》的分數有點太嚴苛… 🙈

2023年10月14日

每月一曲:ズルい女

我一直不知道這首歌在唱什麼… 😱

別說歌名了,連這個團的正確念法跟意思都不太確定…

日文標準寫法是「シャ乱Q」(至少 Wikipedia 是這樣寫的)、台灣似乎會寫成「亂射Q」(至少骨狗搜尋是這樣寫的)、好像也有看過「射亂Q」、 Spotify 則是用英文「Sharam Q」(不記得去年是怎麼在 Spotify 找到這個團 XD)

但是大約 1997~2006 的這十年間,我卻常常聽他們的歌… 🤣

這個月的歌曲就是這麼一個亂七八糟的狀況

故事得從高中的第二個班級說起。班上有個對日本流行音樂非常狂熱的同學,在那個還沒人知道 WWW 的年代,他累積了一大堆當期的日文雜誌、正版 CD 自然是購買齊全。高二我改參加口琴社之後會跟我推薦(X) 傳教(O) 日本流行音樂,我從他那邊認識了單曲 CD(OS:誰會想買這種賠錢貨… 😑)還有 Sharam Q 這個在台灣相對冷門、至今連中文 Wikipedia 都沒有條目的樂團。

完全不記得被推坑的過程:為什麼是 Sharam Q 而不是更有名的 Change & Aska(C&A)、Dreams Come True(DCT)、TRF、X Japan…?總之,在他的指點下,我買了一張只要台幣 100 的 Sharam Q 精選合輯──當然是盜版 💃。在那個年代,即便是有品牌的連鎖唱片行,也至少會有一兩櫃擺這種盜版 CD,而且只有日文流行樂有這種待遇(?)。

(註:CD 買到最後大概有兩百張,但是日文類只買了三張吧?一張是 DCT 的《七月七日晴》電影原聲帶、另一張也是盜版,為了小泉今日子〈学園天国〉而買的日劇配樂合輯)

以結果論來看,這坑推得十分精準。C&A、DCT、TRF 雖然現在還是會找來聽(Spotify 上沒有 C&A… 喵的 😡),但(在台灣)實在太通俗了,沒有高人一等的品味感(喂) ,X Japan 調性不對有聽沒有懂… 而 Sharam Q 幾乎每首都喜歡,他們的曲風多變、可快可慢 、連(〈黑田節〉)這種地方民謠都有。快歌通常華麗中帶種戲謔的味道(更徹底的例子:〈まさかの大誤算〉),但沒有影響到旋律或聲線,能穿透語言的隔閡,把音樂傳達給我這個連五十音都不會的人。

在外地念大學的日子,需要喧鬧的安靜午後,就會把那張盜版 CD 拿出來瞎聽一輪。

再後來,台灣「五月天」崛起,我常常會自問:為什麼始終對他們興趣缺缺、甚至連了解的欲望都很缺乏?能不能把這帳算到 Sharam Q 上頭 (Sharam Q:關我屁事) ?只能說,不是五月天的歌差,但聽起來就是沒那麼豐富有趣… (五月天:我們跟 Sharam Q 有相似到可以拿來一起比?)

2006 年夏天,我終於大學畢業搬回老家住,CD 開始變得很少拿出來播。一年多後我逃離老家,從此沒再回去長住,即使定居嘉義之後,那張 CD 還是一直塵封在老家房間,沒有跟著帶下來 (誰叫你不是正版,不在優先搶救名單)(徳武弘文製作的山本耀司《The Show vol.1》表示:屁啦,我還不是一樣留在台北)

會再想起這個樂團,是因為在某盜版網站上找到《長假》這部日劇(終於 😭),中間有一段是廣末涼子飾演的小屁孩,被木村拓哉飾演的男主角發現有在聽 Sharam Q。以情節脈絡來看,Sharam Q 是一種叛逆、反抗父母的象徵。

好像真的是這樣。

我有個定居日本的小姑姑。父親那邊的長輩有個奇妙現象:年紀越小就越沒長輩架子。小姑姑常常幫我們這群小鬼頭緩頰 or 謀福利,有她在的農曆過年總是特別歡樂。曾經問她有沒有聽過 Sharam Q,沒想到她臉色一變說:「(大意)如果你們去聽他們的演唱會就打斷你們的腿」,話題 end… 💀

因為根本沒搞懂過歌詞,所以 Sharam Q 的歌也好、Schubert 的 Erlkönig 也罷,從來沒有「能不能給小孩聽」這種政治正確與否的問題。不,就算搞懂歌詞應該還是同樣結論,只要沒有教唆的意味,即便五月天的〈軋車〉也不是(創作者的)問題,至於藝術成就高低(所以該不該浪費時間去聽)則是另話…

至少我現在是這麼認為的。

話說回那位高中同學。

跟他同班一年半之後,我被留級再讀一遍高二,沒有空間上的交集也就沒啥交情了。最後一次看到他是我的畢業典禮,不知道是回來看哪個學弟妹(總之不是我 XD)。印象非常深刻,他從原本低調正常的書生型高中生,變成一個有著金色挑染頭髮、輕度龐克 / 搖滾風格服裝的大學生。從此我就對「穿制服」這事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思考角度 XDDD

這個月會選 Sharam Q 來講,是因為再過幾天就 44 歲了 😑 。活了這麼些年月,難免會遺忘一堆曾經習以為常的事情;但是一旦想起來,又像挖野生山藥:說不準會扯出多少回憶。看《長假》的當下其實有在 IG 限動寫過上面這些故事的精簡版,限於形式有點意猶未竟、而且很難重溫舊夢(現在有 Threads 可能好一些)。這也是後來想搞個「每月一曲」的初衷。

至於 Sharam Q 這麼多歌,橫豎都聽不懂也都喜歡,為什麼會挑〈ズルい女〉?除了開頭的配樂深得我心之外,歌詞第一句完全聽得懂呢… 🤣(對,就是這麼亂七八糟的理由)

寫這篇查資料的時候才發現,Wikipedia 沒有 Sharam Q 的中文條目,但是居然有 同名單曲專輯的中文條目 ?真的是非常神奇。然後也是看了才知道,這首歌在日本有名成這樣… 🙈

或許我真的聽懂了些什麼。

2023年9月29日

202309 Netflix 短評

不是看過的都會出現在下頭,有些不會寫、有些還沒寫出來。

ps. 根本就是 戴夫·查普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