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31日

202403 Netflix 短評

不是看過的都會出現在下頭,有些不會寫、有些還沒寫出來。

2024年3月16日

每月一曲:Hummelflug (by The King's Singer)

對於大學的通識課有很多矛盾的情緒。

因為本來興趣就斑駁龐雜,自認不需要通識這種一副就是營養學分的東西(謎之聲:講得一副系上必修都學得很好一樣 [指]);而且就如《麻辣功夫王》裡頭的台詞:「當武術成了學校的課程,一切都完了」,對於制度要求的事情,一向反感抗拒。

但是… 回頭檢視大學時代學到的東西,至少有一半是來自於通識課… [遠目] (對,這絕對是在嘴系上某些老師上課不認真、甚至不來上課)

The King’s Singer、以及他們演唱這首俗稱〈大黃蜂的飛行〉的版本,就是在古典音樂通識課接觸到的。

那堂課其實多少抱著混學分的心態去的,雖然沒有正經學音樂,但怎麼也比一般沒碰古典樂的人強得多,只要有乖乖去上課一定能輕鬆過 🙊。結果預期外的收穫非~常~多,除了認識 The King’s Singer、Leonard Bernstein 的《Young People’s Concerts》系列;還被老師找去,在建築系辦的講座的音樂演出中軋了一席…

世事難預料… 😑

回到曲子本身。

對於口琴來說,這首〈大黃蜂的飛行〉是必練的曲目,變成三重奏的演出效果也還可以 (至少可以嚇嚇已經入社的學弟妹 XD) ,所以聽到不同版本多少會注意一下。不過,在課堂上聽到 A cappella 的版本時還是嚇到了:

  • 根本沒聽過 A cappella 這種形式
  • 完全沒想過可以用人聲詮釋這首曲子

一旦知道「可以這樣做」,從事後諸葛的角度,會覺得「說不定用聲樂演出反而是最簡單、效果也最好」。快速音階始終是個棘手的難題,更別這曲子的快速音階原本就是要做出擬聲的效果,人聲的特性要解決起來就方便很多。大抵上可以印證「絲不如竹、竹不如肉」的說法,同時也犯了「站著說話不腰疼」外加「看哥倫布立雞蛋」的問題 🤣

The King’s Singers 也不是單純耍耍嘴皮子,編曲亦編得很好。各聲部都有發揮、節奏跟旋律兼顧,聲音的層次非常豐富。在課堂上老師是放影片(應該就是 這個 )(有 YouTube 的年代真是好… 那時都不知道要上那找 😭),搭配肢體動作,整體演出效果更是驚人,大大開闊了我對「音樂表演」的思考角度(雖然口琴演出實在玩不出什麼花樣… 〈荒野三鏢客〉跟〈高砂島舞曲〉那類可能就是極限?)

當時在圖書館的試聽室(那個年代,唯一可倚靠的免費資源 🙄)有找到這首歌,同張 CD 還有〈The Barber of Seville 序曲〉、〈Night and Day〉… 等歌,個人非常喜歡。開始聽 Spotify 之後,要找這張專輯或這個版本的〈大黃蜂的飛行〉,過程並不順利。除了關鍵字下的很死腦筋 🙊 之外,The King’s Singers 在 Spotify 上的專輯都太… 太… 標準的 A cappella 了?(翻譯:都不是通俗 / 聽過的古典曲目),後來才終於在《The Sound of The King’s Singers》中間找到…

既然都找到了,有緣份的話來講講他們唱的〈The Barber of Seville 序曲〉… [遠目]

2024年2月29日

202402 Netflix 短評

不是看過的都會出現在下頭,有些不會寫、有些還沒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