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3日

wajck

這篇從 wajck 婚禮前一直拖到現在才寫完,月曆都換一本了。好在都是陳年往事,不差這幾天 [被毆飛]


wajck,我的大學同學,去年終於結婚了。坦白說會拖這麼久還真的有點訝異,居然比我這個窮鬼晚… [遠目]

他是我大學階段認識的人當中,第一個實際去參加婚禮的人,很可能也是唯一一個。(Donald 我對不起你… QQ)(tkcn 跟咕咕咕不知道等不等得到… 還是已經結了 XD)

大一還沒那麼熟,因為我沒住宿舍而且幾乎都跑社團跟排球場。大二之後我離開社團又持續單身,三天兩頭就跟 wajck 還有 itj 混在一起,江湖人稱 FUCKA 三傻。一開始是常去中港路剛興起的平價火鍋吃到飽「趣味一下」,後來開始南征北討各式火鍋店(那時候吃到飽燒肉才要崛起,所以反而沒一起吃過),最後常在五權路中華路交叉口的「怖麻怖辣」吃宵夜場。

會落腳在怖麻怖辣,一來是宵夜場價格不貴(印象中 399?)、二來口味不錯、食材種類也多、還穩定地有螃蟹(冷凍的,品種不明,後來沒在其他地方吃到),再來店內放的音樂是 Jazz 深得我心,而且他們不趕人,從晚上十點吃到凌晨一點是正常值。我記得最誇張一次吃到快四點,店員在兩點多開始收拾冰櫃時還提醒我們再拿一輪、吃完再叫他。

我的腸胃大概就是在那時候搞壞的… (艸

還記得某次吃火鍋的時候,wajck 用少見的嚴肅語氣對我說:「火鍋就是要下完一個料就吃掉,不能多放,鍋內要保持淨空才是高明的吃法。」我那時大抵上是嗤之以鼻,但是逐漸也變成對「不分青紅皂白就把食材全往鍋裡倒」的人感到不耐煩,尤其是連牛肉片都射後不理的人更是列為拒絕往來戶,大概也是受他影響(但是 wajck 啊,你說這麻辣鍋的毛肚蹄筋總得放在裡頭滾上一陣吧?這時先涮個肉片不為過啊~)。

除了吃火鍋,我們三個也會去打籃球。籃球不是我喜歡的運動,但是他們兩個都有打、還上同一堂籃球課,結果搞得我也去插花、而且鮮少缺席 XD。還記得在球場上,itj 通常負責控場跟得分,wajck 則是沒事自幹、還會用一種詭異的興奮神情鑽底線(?)。我?假裝自己是中鋒撿撿籃板、幫忙卡位但是常常卡到隊友 lol

我們還趁著研究所考試放假一起騎車去了花蓮,晚上在瑞穗泡溫泉、喝著 7-11 賣的便宜清酒打賭清酒的念法還是拼法什麼的(然後我賭輸… Orz)。隔天再騎回台中,以「趣味一下」作 ending,然後我在火鍋店睡了半小時(其實在「怖麻怖辣」也睡過 XD)。

之後 itj 交了一個很像 Hebe 的女友、wajck 也開始一段混亂的戀情、我大三重回社團,再後來 wajck 畢業、itj 從系上消失,FUCKA 三傻就沒再合體過。

我跟 wajck 還有一個學業上的合作,自認是豐功偉業 XD,就是我們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沒有貓膩地完成大三的 MP(微處理器)實驗。MP 實驗作是要用程式去控制 MP、再搭配一些電路設計作出一些燈光效果(例如跑馬燈)。wajck 對電路還行,我是只要超過三條線的電路圖就會陣亡、更不用說要對應到麵包板上;寫程式則是我的強項… 雖然 MP 要寫的是組合語言、而我大二的組合語言因為覺得無聊直接跳過被當(即使那是必修 lol)。正好可以彼此互補。

MP 實驗困難之處在於:你很難判斷問題炸在哪個環節。程式可能寫錯,電路可能拉錯,晶片跟介面卡似乎也沒那麼可靠,壞掉的狀況時有所聞(是不是真的壞掉就… 天曉得 XD)。所以一旦結果不如預期就會草木皆兵。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拿學長的程式來套,這樣至少不用花時間懷疑程式;還聽到有人在電路上另外設了手腳,明明應該是程式控制啟閉改成手動控制,賭助教看不破手腳…

在 wajck 的容忍下(我被當習慣了,更別說這門課被當完全合情合理… \囧/),即使其他人已經作到第四個甚至第五個實驗,我們仍然卡在第三個實驗上。那陣子真的很慘烈,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的一個夢:我在規劃要晶片吹口琴、還要 wajck 把電路設計好一點讓這樣音色才會好聽之類的鬼話連篇… Orz

也許是我們正氣凜然 (林北弄不出來就是弄不出來) 的態度以及腳踏實地的努力有傳達給助教,MP 實驗的分數出乎意料的高,那也是我唯一拿到高分卻心安理得的科目,雖然從此下定決心走純軟體路線、能離硬體有多遠就多遠… lol

wajck 還騙我去考海洋大學的機械所。「有考就有備、有備就有上,快來當我學弟。」結果我那年人數大爆滿,好像備取到十幾就滿了,根本輪不到我。

那應該是我最後一次見到 wajck,再來就是彼此的婚禮。(感謝 Donald 的大恩大德 XD)

時隔多年後仔細想想,換個時空地點,我們可能根本不會變成朋友──至少不會是那種其實沒啥聯絡但都去了彼此婚禮的交情。他可能覺得我太機掰太自以為是沒門當個角兒,我可能覺得他帶著 social 式的虛假以及公子哥的氣息… 兩人不會有交集。

那或許都是我們真實存在的部分、也只是其中一部分。

所謂的機運緣份,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趕快生個小 wajck,然後把 2D Peugeot 換成(當年許願的) 3D Jaguar 啦! [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