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無法計畫的計畫

「計畫趕不上變化」這應該人人都會碰到,基本上我是反對這種想法,因為很多時候都只是「計畫不夠週延」的自我安慰藉口。另一方面,我更常碰到的是:當想偷懶不盤算計畫或提防一些炸點,那麼就會人品爆發被炸到。

例如當兵站安官桌,知道留守跟站哨是怎麼一回事之後,某次留守的週末 18~22 哨我開始嘗試在抽屜放了一本 JS 原文書加減看。當天晚上四海昇平,軍線沒響過半聲,中山室打電動的打電動、唱歌的唱歌,留守主官是 POA 也早就回房間。誰知道快九點的時候突然有三顆砲路過,他應該是要去後面那棟的單位,誰知道突然停下來走到安官桌問我「留守主官呢?」,我才回答「報告長官,是上尉輔導長xxx」,根本還沒說完他就轉頭跑去看住宿區。值星班長跑去叫 POA,一分鐘後看到 POA 一面扣釦子一面跑下來,值星官早就跟在三顆砲的後頭,這時候才知道原來那是作戰處處長,算是直屬上級單位的主官,我們家隊長(主官)的假單還得他批示之後才能放假…… 囧rz

他巡完房舍就回頭把安官桌每個抽屜都打開來看,那本原文書也被他挖出來冷笑一聲丟桌上。

我沒有被懲處(也算剛好他來的時候我沒在看書),POA 也只是對我詰譙了幾句,主要還是在罵作戰處處長神經病,哪有人假日留守來突擊巡視……

之後我站哨就改成塞一本口袋版的《唐代詩選》在迷彩褲,背背唐詩練練硬筆字就算了。後來的當兵生涯中,從來也沒聽說有長官或是督導來翻安官桌。

還有,第一次趁著研究所考試放假,從花蓮翻武嶺回台中的路上,遇到壞天氣差點冷死、外加起大霧能見度不到 5m。在合歡山莊停下來時,手已經抖到沒辦法順利熄火,灌熱水的時候遇到一對好心情侶讓我跟他們的轎車慢慢摸下來,不然能不能安全下山還是未知數。後來我又路過武嶺數次,即使颱風逼近前夕夜殺,也沒那麼悽慘。但我已經習慣全副武裝出門,哪怕只是去繞個日月潭。

另一次研究所考試的放假日,Donald 跟我跑力行產業道路接武嶺回來,跟我說:「幹,武嶺根本沒你說的那麼可怕阿?」我看著旁邊路過被載的女生穿熱褲涼鞋帶瓜皮帽,只能回他「幹,好像真的是這樣,但是我的人品,你知道的……」

其他類似的故事還很多。我逐漸發展出一種龜毛的個性,尤其在登山社更是展露無疑,連爬郊山都是爐具瓦斯罐醫藥包緊急帳全備齊(後來醫藥包省略,算是有進步?)、會排預定行程撤退計畫(後來台北某些山區不排撤退計畫,算是有進步?)。某次跟 OB 們爬山,因為有人被割傷,我拿出醫藥包的時候還被某個念心理系學長笑說:「阿你是有強迫症喔?」我心中的 murmur 是:「阿單攻要帶這些東西也是你們教的,我還沒背睡袋咧……」

我今天又遇到一次計畫改不上變化的事情,雖然只要不考慮民間習俗,那計畫可能可以照常執行。不過網路版三國殺,諸葛亮在發動觀星技能的配音「知天易,逆天難」,還是一直繚繞在我腦中。所以就順便把這些往事寫一寫,聊作免費的心理治療 lol。

如果說我有宗教信仰,那我大概信奉的是「龜毛神」,寧可龜毛到煩死 or 被我煩的人給 K 死、也不願意因為人品爆發外加沒有龜毛地準備而被炸的徹底。說不定我能安然的活到現在還有手有腳、有飯可吃,就是龜毛神的庇佑。

誰知道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