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

「《吉他˙口琴》新世紀的協奏曲」觀後感

忘記幾個月前,故宮妹問我要不要聽口琴表演。在這之前好像也有問過兩個口琴表演,印象中一個是天狼星的演出、一個是 Garden?不太確定,總之... 就是沒錢也沒有興趣。不過這次一看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的節目表,立馬就決定要去聽,理由很簡單:和谷泰扶。

嚴格來講我也不是和谷泰扶的粉絲,當然跟 Garden 比起來是有愛很多,後來不太喜歡《Melodies》的風格、《Secret Of The Lotus》也沒啥感覺...... 扯遠了。在口琴練最狂熱的年代,曾經上過他一堂課、聽了一場音樂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練口琴者如當是也,是說我好像也沒有乖乖照著作......[逃],改天再回頭講古留下了哪些印象。要說起來,他對口琴 & 音樂的態度遠比他的音樂更吸引我。總之,我很難想像和谷泰扶演出的音樂會會是雷,所以我就開開心心地請故宮妹訂票去了。

我錯了....... <囧>

不不不... 雷的不是和谷泰扶、也不是那兩位吉他演奏家,更正確來說:這場音樂會幾乎聽不出這三位演奏家的功力。因為整場音樂會都被爛到坑爹的台灣藝術大學音樂學系管弦樂團給雷炸了(嗯... 我已經做好上法院的心理準備了 [握拳])

調音不知道在調什麼,每一次調音小提琴跟雙簧管的音準好像沒有對起來過(難道我有耳殘成這樣嗎?)。其他兩首吉他協奏曲沒聽過所以不敢說什麼,那首 Villa-Lobos 的口琴協奏曲 Tommy Reilly 有吹過,收錄在 CHANDOS-9248 這張 CD 當中(台灣當年很好買到,現在... 亞馬遜可以買到 MP3......),雖然這張後來都是在聽 Toledo [遮臉],不過 Villa-Lobos 的那首也堪稱熟悉。沒想我要一直到第三樂章才能肯定我有聽過這首曲子 [核爆]

什麼協奏曲樂團跟獨奏之間的對話、管樂弦樂能不能 symphonic、甚至音色音準錯音我都隨便了(反正我沒看過總譜、也沒有程度評論這些東西),但是... 你們能不能不要拖累到獨奏者啊?像第三樂章,我不能理解為甚麼樂團一開始給的速度會這麼慢(是說回家聽 Tommy Reilly 的版本好像沒有飛快就是了)?感覺就是和獨奏者拖著一個沈重的大鐵球在走路,而這個大鐵球還會抱怨走太快?要到 cadenza 段落才彷彿像是聽到當年印象中的和谷泰扶(因為在 cadenza 段落樂團完全靜止 XD),然後一回到合奏的部份又開始垮了。

我當時還懷疑,這人真的是和谷泰扶嗎?(當年上課的時候好像還沒有白頭髮 [遠目]),就算樂團再糟,他也不至於吹的這麼慘淡?好在接下來發生一件... 嗯... 我自認在音樂演出場合很少見的事情。

在慘不忍聽的曲目終於結束,和谷泰扶跟指揮一起鞠躬下台。指揮才剛走進舞台側門,和谷泰扶立馬轉身回頭走到舞台中央,甚至連麥克風都不用了,開始吹《Malaguena》。之所以說很少見,是因為:
  • 這不在節目單上
  • 時間是中場休息前
  • 當時根本沒有人喊「安可」(正常狀態下的安可,我記得指揮也不會先退場?不確定)

不管怎樣,總之當和谷泰扶吹出第一個音(和谷泰扶哏 XD),真的有一種......

即使不透過麥克風喇叭,音色與震音還是能穩穩的傳送到三樓;一個人演奏出來的張力,可以海電身後那一群不知道在幹麼的樂團,讓人完全忘記昏昏沉沉不知所云的上半場。當然,《Malaguena》從很多角度來看,都比 Villa-Lobos 的協奏曲來的「討喜」,不過至少要到這種水準的演出,才是我花錢來聽的原因啊! [淚目]

無獨有偶,福田進一在下半場的協奏曲結束後,也來了這麼一首沒有人喊安可的安可曲。「剛剛是被迫降低水準演出,這才是我的真正實力啊啊啊啊......」我很難擺脫這樣子的念頭 XD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聽到的和谷泰扶,的確沒有當年的完美。不知道是我進步了?更嫌棄口琴了?和谷泰扶退步了?被樂團逼瘋了?還是年少時候的記憶被時間給美化了?

下次再花錢聽口琴音樂,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草草作記,供日後懷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