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6日

死因

「幹!high side!」

「完了,山壁在右邊、帶下坡的右彎,這一摔不知道會掉到哪去?死定了。」

就如同謠傳,一幕幕的往事浮現在他的眼前。穿著拖鞋短褲的第一次摔車,皮開肉綻的景象;小學跟蹤喜歡的女生回家,電線杆後的視野;存款見底的二十五號,對中四獎的發票;昏暗燈光的汽車旅館,門外正室的咆嘯...... 那些記得的、不記得的、高興的、悲傷的、還有從來不願想起面對的...... 就像身不由己的下墜狀態,畫面不斷交錯一直堆積卻無法停止,腦海裡瞬間飽滿著情緒不斷膨脹.......

砰!

砰!

果園農舍的鐵皮屋頂多了一個戴著全罩安全帽,穿著全套防摔裝的人,相隔幾公尺是引擎仍轟隆作響的重型機車。農人連忙進屋拿出無線電轉到緊急求救頻道。

七天後,家屬哀戚無語,農人則是納悶地幫忙燒著紙錢:「屋頂離上頭道路高度不足三公尺,醫生跟檢察官也說騎士全身的裝備保護效果很好、腦部頸椎都無外傷,那...... 他到底怎麼死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