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4日

《笑傲江湖》茶館出現的配角們

上一篇詰譙了《太平客棧》裡頭人物說話都一個樣沒個性,舉了《笑傲江湖》的儀琳作為對比的例子。意猶未盡,再來舉幾個例子。

六猴兒—陸大有
陸大有替開頭茶館的場景增添了不少熱鬧,前半段講令狐沖把逗哏的角色當得真是淋漓盡致。像是講令狐沖一口氣喝光乞丐的酒這段:
小師妹,昨天你如在衡陽,親眼見到大師哥喝酒的這一路功夫,那真非叫你佩服得五體投地不可。他『神凝丹田,息遊紫府,身若凌虛而超華嶽,氣如沖霄而撼北辰』,這門氣功當真使得出神入化,奧妙無窮。
還有講令狐沖踢青城派弟子下樓的這段:
你想大師哥出腳可有多快,這兩位大英雄分別從左右搶上,大師哥舉起酒碗,骨嘟骨嘟的只是喝酒。我叫道:『大師哥,小心!』卻聽得拍拍兩響,跟著呼呼兩聲,兩位大英雄從樓上馬不停蹄的一股勁往下滾。我只想看得仔細些,也好學一學大師哥這一腳『豹尾腳』的絕招,可是我看也來不及看,哪裡還來得及學?推波助瀾,更是不消提了。
加油添醋,只差手上拿把扇子就可以出師當說書的了。到了後半段勞德諾講青城派的事情,陸大有自然不甘寂寞,搶著當捧哏的角色。當勞德諾講到後來不敢去偷看青城派練劍,陸大有捧了這麼一下:
不過如果換了我,倒也不怕給余觀主發覺,那時我嚇得全身僵硬,大氣不透,寸步難移,早就跟殭屍沒什麼分別。余觀主本領再高,也絕不會知道長窗之外,有我陸大有這麼一號英雄人物。
明明勞德諾講的事情還蠻嚴肅緊張的,卻被這麼一捧,大夥兒都給逗樂了。可是到了後半段買餛飩吃的一段,卻又能透過陸大有加倍顯出華山派的規矩跟師兄弟之間的情誼。

《笑傲江湖》當中陸大有的戲份集中在這一段,但是,光這一段也就足夠塑造出一個貧嘴搞笑膽小又有規矩的角色。我們自然而然能夠想像令狐沖與陸大有的交情、當令狐沖自責害死陸大有的時候,我們也就自然能感同身受。

定逸師太
才剛出場,定逸師太的個性就展露無疑:
當先的老尼姑身材甚高,在茶館前一站,大聲喝道:「令狐沖,出來!」
定逸師太眼光在眾人臉上掠過,粗聲粗氣的叫道:「令狐沖躲到哪裡去啦?快給我滾出來。」聲音比男子漢還粗豪幾分。
當然,後頭會知道定逸師太其實是錯怪令狐沖,但以此時定逸師太得到的資訊來看,他這麼怒氣沖沖是可想而知的。只不過她氣到要帶走岳靈珊當人質:
定逸喝道:「你們華山派擄了我儀琳去。我也擄你們華山派一個女弟子作抵。你們把我儀琳放出來還我,我便也放了靈珊!」
勞德諾跟梁發躬身請定逸師太高抬貴手,結果定逸師太的確高抬貴手——把勞德諾打飛撞破門板、梁發則飛向餛飩攤,好在賣餛飩的何三七也是個武林高手,不然梁發可能性命堪憂。看到這裡,會覺得定逸師太有些過份:再怎麼說也是華山派一眾的長輩,就算出手教訓別派的(無辜)弟子,也得有個輕重;同樣是怒極的天門道人,就始終只動口沒動手。但是繼續看下去,待儀琳說完真相之後, 又會對定逸師太改觀,因為她倒也不是不明是非的人,而是一種直腸子坦蕩蕩的個性,該罵的就罵、該稱讚的就稱讚、該動手時也絕不會留情。對勞德諾動手(兩次),反而只是加深了我們對她的印象、反襯出她擔心儀琳的程度。

何三七
一登場的時候,何三七連個名字也沒有,就是一付賣餛飩的樣子:
其時雨聲如酒豆一般,越下越大。只見一副餛飩擔從雨中挑來,到得茶館屋簷下,歇下來躲雨。賣餛飩的老人篤篤篤敲著竹片,鍋中水氣熱騰騰的上冒。
等到定逸師太出手,梁發要撞上有滾滾熱水的餛飩擔時,我們才會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並不單純:
那賣餛飩的老人伸出左手,在梁發背上一托,梁發登時平平穩穩的站定。
這一手顯示出何三七的武功約莫是五嶽掌門人的層級。不過,這人卻自始至終作個市井小民;勞德諾在分析青城派練劍的前因後果時莫不吭聲、定逸師太伸手抓住岳靈珊時作壁上觀,我們會幾乎會這樣想:「如果不是梁發要撞壞他的生財傢伙,這人是不是會始終不出聲?」

何三七順便顛覆了一般人對「江湖人士」那種豪爽、不拘小節的刻板印象 。向大年邀請何三七到劉府,何三七說完「正要打擾」下一件事是收拾剛賣給華山派的餛飩碗筷。勞德諾沒認出他,何三七完全不介意,倒是惦記著要收那九碗餛飩的錢:
定逸道:「吃了餛飩就給錢啊,何三七又沒說請客。」何三七笑道:「是啊,小本生意,現銀交易,至親好友,賒欠免問。」
斤斤計較到連定逸師太打破的東西也索賠,絲毫不賣面子:
你打破了我兩隻餛飩碗,兩隻調羹,一共十四文,賠來。
整個就是生意人的樣子,哪有什麼武俠人物的調調?也難怪定逸師太會這樣挖苦他:
定逸一笑,道:「小氣鬼,連出家人也要訛詐。儀光,賠了給他。」
何三七的戲份大致上就只有這些了,所以抽掉何三七這個角色,也完全不會影響劇情。但何三七的存在卻讓這個虛擬的江湖世界增添了多樣性與想像空間——「武俠世界有這種人啊?」也與真實世界做了一個連結,武俠人物不再只是住在寺廟、道觀、深山,成天練武打架的虛幻人物,而是走入社會、士農工商、需要做生意糊口的現實人物。

結語
以上三人,不過是茶館這幕三十幾頁中,比較微不足道卻又比較好評論的幾個人物。其實向大年、茶博士也十分有趣,這裡就不畫蛇添足,留給各位去品味了。

如果不是《太平客棧》、如果不是為了寫試讀心得,我可能會忘掉金庸的小說有多麼好看,以及這一些零瑣卻重要的小細節。

據說錢鍾書「無書不讀」,連猥褻小說也照讀不誤、還頗為精通。也許沒有直接關係,但造就錢鍾書犀利精彩的文思,這樣的養分應該也不能缺少。

「好的書要讀、差的書也要讀」,如今,頗為認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