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紀錄] 皇帝殿西峰蜂螫

時間:2015.05.30
成員:痞子(橘色 Odlo 排汗衣服、黑色 Lafuma 登山褲)、咕咕咕(不確定他穿什麼,總之就是黑衣黑褲)

092X 石碇老街 Go

0930 西峰登山口,小 Q,石階陡陡陡…

0944 路右涼亭, Q+10。 要走的時候有一個四人長輩團到,還閒扯了幾句

101X 石壁下的椅子,又 Q 了一下。 走得不是很順… Orz

1036 岔路口

往北是下串穴湖,往南是西峰。 取南,沒幾階石階就結束變成標準山路

104x(估計值) 我有瞄到左邊大概膝蓋處有兩三隻蜜蜂

但是咕咕咕走在前面也沒事,就快速通過吧! 然後才剛過沒多久左小腿就一陣刺痛, 接著有一隻蜜蜂在我右邊耳朵上方,甚至還撞到我的頭兩下, 我立馬往前衝,然後大喊「咕咕咕,快跑!」 這傢伙大概在鐵梯前 5m,還回頭說「蛤?」 =.=凸

我超過他開始爬鐵梯,然後才補述我中槍了,趕快離開這個點 Orz。 以他悠哉的描述,蜜蜂似乎沒有跟上的跡象

1100 稜線上的小空地,約離西峰 5min 的距離

努力衝完兩段鐵梯,終於找到一個空地檢視傷口

患部在左腳腳踝上方約 10cm,小腿略有腫脹的跡象。 沒有看到蜂針或是穿刺傷口,倒是有類似蚊子叮咬過後的凸起的紅腫, 該部位持續有陣陣刺痛感覺,其餘沒有明顯不適。 用清水沖洗之後,補了半瓶運動飲料跟 500cc 的水… 好像也只能這樣了(懷念起郊山也有背醫藥包的日子 XD)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咕咕姑用手機拍了三張,比較能看的只有這張 Orz。畫面正中央那個看起來像蚊子咬的腫包就是患部,除了那個腫包,方圓 5cm 的部位都有浮腫的現象,只是單純看外觀有點難看得出來。

大概五分鐘後,有一個三人青年團默默路過。 其中一個人還穿白色上衣黑色短褲,好像也沒災情… [喵的]

正當開始 murmur 自己壞事做太多人品爆發所以被螫, 西峰下來兩個原路來回的人停下來跟我們閒聊。 他們是原路來回西峰正要回去,跟他們講我中槍的事情, 接著剛剛在涼亭的遇到的四人長輩團也上來, 才發現他們有兩個女的也中槍,其中一個還中兩槍,都在手部。 帶頭的老大哥說:「我要爬鐵梯的時候聽到他們在大叫才發現有蜜蜂」 他還拿出一條根藥膏讓大家塗抹(雖然他應該看不到這篇,不過還是感謝 Orz)

中間量了兩次心跳,一次 11x/min,要走之前也只有掉到 10x/min 是說我也不知道平常 Q 完之後心跳會多少…(平常去醫院量是 7x~8x/min 之間)

btw… 在這邊也有嘗試打給(偽)留守, 撥了三次,只有一次有短暫通話了約 1min, 其餘都撥不出去,中華 / 遠傳均如此

1127 GO

感覺沒啥狀況,就是心情很不爽,不過還是決定從小粗坑撤退

120x 稜線岔路,取右下天王廟

下西峰的兩段鐵梯後,有些微噁心的感覺

1224 停車場登山口

快到停車場前就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到了停車場、救護車也剛好停好車。 EMT 還是不是我叫的… 囧>

短暫交換了一下資訊,發現又有一組人被螫到(確定不是那個四人長輩團) 不過那組人也講不清楚他們在哪裡(唉…)。 後來救護車就開走,應該是回去西峰登山口吧……

124x 皇帝殿站,開始漫長的等 666…

這時候患部只剩下紅色塊狀斑點,已經沒有明顯突起

142x 終於上車了 Orz

後記

本來那個週末是要去奇萊主北的。籌備了一個多月,太座大人在倒數第二天的時候退縮倒隊(是說那幾天雨下的真的太大了)。所以想趁體能狀況還不錯、天氣也很棒的時候來挑戰皇帝殿全稜,結果走不到 1/5 就中槍了…… Orz

咕咕咕當下的反應讓我有點傻眼 / 惱怒,大概就是一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概念 XD。中槍之後我選擇往前衝上鐵梯的作法,事後檢討起來也不是很妙,因為很難確保我在爬鐵梯的過程中身體是不是會產生什麼負面的反應、導致下撤 / 後送的困難,離開事發地的速度也不夠快。但是當下完全沒辦法思考這些,我只能把持住「趕快離開現場」的理性。

患部在隔天就不再會痛了,反而是整個腫脹區會奇癢難耐,另外回到家發現右大腿內側膝蓋上方有另外一個蟲咬傷口,也是有約 5cm 見方的腫脹區,也是時不時奇癢難耐。一直到兩個多禮拜後才比較恢復正常。

這次事件也再次印證了兩件事情:

  1. 做行程紀錄是必要的:行程最後聽到那個叫救護車的那個患者,他根本說不清楚他(們)在哪裡,只知道自己在皇帝殿被蜜蜂螫,連從哪個登山口起登都不知道、更不用說推測位置了。這直接影響到搜救的效率、隊伍自身也無法明確做出有根據的撤退決策。當然,撤退的決策也需要依賴對該山區的瞭解──體現在登山計劃書當中。只能說登山安全是一個全面性的議題,不是單靠某些環節 / 器材就能掌控的。
  2. 不能有倚賴外援的心理:我想應該沒有人會說皇帝殿是深山野嶺。從石碇市區到事發現場也不過走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速度沒有很快),還是在稜線上,但是兩隻手機就是撥不出去(最詭異的是還曾經短暫通話成功過)。所以,隊伍還是要設定為具備基本的自保能力──不只是裝備面、也包含知識面的能力。

或許應該重新思考「爬郊山帶醫藥包是不是一種強迫症」(當年山社學長下的評語… [遠目]),雖然這些年出了也不下三十隻郊山隊伍,也就炸了這麼一次「幹,居然沒帶醫藥包」的事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