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0日

三十回顧有感—答謝一份意外的禮物

我今天三十有二...... 個月。

一事無成的三十歲,壓根不想大聲嚷嚷,除了一早高中好友在噗上祝賀、晚上跟女友去燒肉店吃喝了一回,也沒別的了,默默的過吧。

但是,兩個月前的今天,MSN 傳來一個 youtube 的 link,頓時百感交集......


一如同我那處處 delay 的人生,拖了兩個月也想了兩個月,今天終於下筆。

我從高二(1995秋)開始吹口琴,到了第一屆亞太盃音樂大賽(2004春)後正式放棄,前後約略十年。不敢說學有所成,但也不至於搬不上檯面。因緣際會下,我到文華高中「客串」了一陣子口琴社指導老師。製作影片的人們,是我帶的最後一屆學生。

當年抱著雄心壯志,但是事隔多年後—之間當過幾個系排的教練、踏進社團重新混了一次—現在回顧,會自嘲是去客串的。

是的,我不是一個好老師。

也許這個自我評論有可議之處 [慘笑],可以肯定的是,以現今對「老師」及「教學」的期望來說,我不擅長、更不太願意去滿足那些期望(例如「為了提高學習意願而降低標準」)。當年我能肯定地說「專業就該是這樣堅持」,現在則是思考「這樣堅持是否有失專業?」

又回到錢鍾書的那句話了「二十不狂沒志氣,三十猶狂是無識妄人」。面對這群學生時,已經夾在不上不下的二十五歲,對於一些信念已經開始動搖、知識的領域中也漸漸不只是二元的是非對錯,人生歷練尚未豐富卻又得為人師表,也就只能坦白地說:「教你們的東西,我不敢保證正確,只能說,我現在認為是正確的。」

或許,我唯一沒教錯的,就只有這件事情吧?(還有推廣《料理仙姬》? [大笑])而我在客串當指導老師時犯下的錯誤(例如讓一群高中生承受大學生也未必能承受的壓力,如此之類罄竹難書族繁不及備載),無論是現在回頭反省或是當時就發現,遠多於正確的事情。

教學是種罪孽......

前幾天看到《The Browning Version》,裡頭的老師說:「你教了一千個學生,可能有九百九十九個是失敗的,但是只要有那麼一個是成功的,那就可以彌補所有的缺憾」

我三十歲了,還沒當兵、研究所還沒畢業也不想畢業、在一家小工作室呆了半年多混得不錯但是選擇烙跑走人、存款從來沒到過六位數還面臨失守五位數的窘境。要說有什麼驕傲的事情,大概是有一個很棒的女朋友、過去的同事或(Pt2 Club)夥伴都還願意跟我聊些技術議題。再來,就是這個短片了。

謝謝你們,或著,更正確說,對不起你們。希望你們的人生能一路順遂平安。

謝謝。



唯二的生日禮物:《春膳》初版。
於中和角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