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不過就是死了隻長頸鹿

外文文章我看不懂(委婉的說法是懶得看),所以拿地球圖輯隊的報導來湊數。

我很想從新聞播報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不過很遺憾的,台灣的新聞媒體沒有把我餵養出什麼好的品味,所以還是作罷。用我自己的話來說,那麼一句解決:

不過就是死了隻長頸鹿

對,不過就是死了隻長頸鹿。歡迎愛護動物人士開幹 [擺茶點]。

地球上每天有多少隻長頸鹿死掉,也許有人研究,不過我懶得去找數據。總之病死老死被獵食者弄死,絕對不只一隻。所以這隻丹麥動物園的長頸鹿到底何德何能,可以佔據新聞媒體一隅?

謎之聲:你說的那些都是自然死,這隻是被人類刻意弄死的。

地球上每天有多少隻牛羊豬雞鴨鵝被人刻意弄死…… 喔不,我弄錯單位了,用「噸」比較實在。所以這隻丹麥動物園的長頸鹿到底何德何能,可以佔據新聞媒體一隅?

毫無反應,就只是隻長頸鹿。

我常常搞不懂愛護動物人士的想法,用某些角度來看,他們甚至可能比宗教狂熱份子更難懂?尤其是愛護特定動物(aka 寵物)的人。當然,我不是說虐待動物之類的議題,除了你情我願玩 SM 的人之外,任何虐待的行為都應該譴責、被虐待的對象都應該設法保護,這毋庸置疑。

(其實沒有那麼毋庸置疑 [遮臉],虐待的判定很尷尬。 很多時候教育也會讓受教育者感覺被虐待、很多人「善待」寵物的方式跟虐待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以動物的角度來看……)

就拿最常見的「吃狗肉」這件事情來說好了,狗不像鯨魚/鯊魚等動物(可能)有絕種/破壞生態的問題,也不像特殊野味有傳染病的危險,從純理性的觀點,我實在找不出「不能吃狗肉」的理由,要說起來猶太人不吃豬肉、印度教徒不吃牛肉的理由還合理的多。(註:有學者演繹出回教 / 印度教不吃豬肉 / 牛肉的環境因素,這是另話。)或著這麼說:如果要反對吃狗肉,連帶也反對吃任何動物的肉,那我會覺得這立場站得住腳;如果自己豬牛羊雞鴨鵝來者不拒,偏偏別人吃個狗肉就搖旗吶喊著反對,嫌棄人家落後不文明…… 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人腦袋內的邏輯是怎麼運作的?吃豬牛羊就比較高級嗎?難道那些認真養羊養牛養豬的人就對他們養的動物沒感覺嗎?畜產業已經工廠生產線化(那是你物化豬牛羊)?那狗比照辦理不成嗎(先有市場才會有人想進步)?

講到這就不得不廣告一下荒川弘的作品。《鋼之煉金術師》的確神作無誤,但是《百姓貴族》跟《銀之匙》也不遑多讓,尤其《百姓貴族》跟《銀之匙》揭露的農業、畜牧業者的心情與處境,讓我這種生長在都市、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颱風天才會想到有種職業叫農夫的死小孩,去思考食物的價值(早幾年的《夏子的酒》也不錯,不過有些濫情就是了)。《銀之匙》中替豬取名字的八軒,抱著掙扎的心情把養大的豬作成培根吃下去,中間的心境轉換跟論調,就我來說靠譜得多。

很多日本(料理)漫畫都會闡述一個概念:「生命就是吃與被吃的關係。」活著的時候吃死去的生物,等死去的時候就變成其他生物的食物。死去的生物會變成自己的血肉,所以要對牠們心存感激、珍惜、並物盡其用,不分海裡的大鱈魚還是土裡的白蘿蔔(參見《料理仙姬》)。對我來說,這樣的思維才是真正的愛護動物、或著該說是愛護萬物。

對,丹麥動物園死了一隻長頸鹿、還是他們刻意弄死的。

對,不過就是死了隻長頸鹿。

如果地球圖輯隊的報導內容全為真,那麼這隻長頸鹿死的非常有價值,說不定比他繼續活在這世上還有價值。牠變成了獅子們的血肉(獅子表示:好久沒吃到家鄉菜 [舔舌頭])、牠成了非常 live 的教材、牠成了公眾思考許多議題的出發點……

當然,這些價值都是人類的價值,人類自以為是的價值。

阿彌陀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