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

炒「樂生療養院」這盤冷飯

2006 暑假開始在輔大混,所以就算啥媒體都不看,也很難不知道樂生療養院的事情——因為身邊的同學、或是同學的同學,一定有人參與保留樂生療養院的活動。

之前一直不敢對樂生療養院的事情作任何公開的評論,主要原因是手邊沒資料、也懶得找資料來佐證(念圖資所的後果)。如今輾轉看到這篇文章:〈一張1982年的圖:前進三十年的遠見〉,終於可以來炒炒冷飯。

我的論調是:如果 199x 年就開始持續抗議樂生療養院拆遷,我支持,但是現在(200x)才開始抗議,我反對。

基本上,只要 1982 年這張圖定調,那麼新莊這條線會怎麼開呢?只要去過新莊一兩次、或是純粹用地圖紙上談兵都可以,捷運大抵上就是台一線(中山路)、台一甲(中正路)兩條選一條,因為也沒其他又大又貫穿市區的馬路了。而無論選哪一條,最終都交會在樂生療養院附近,而這裡也很可能會是終點——再往下一公里、台一線再度分岔的地區沒啥人口。如此一來,會規劃個機廠也合情合理,畢竟在這之前人口密集、在這之後又是丘陵地形。所以,樂生療養院這一大片現成平地,會面臨這樣的命運,其實不難預料。

如果這種馬後炮言論沒啥說服力的話,也沒關係。來看看〈走過七十七年歷史傷痕 樂生療養院〉的提供的年表:
  • 1991年(民國80年)台北捷運局規劃捷運新莊機廠
  • 1993年(民國82年)台北捷運局完成捷運新莊線規劃,樂生療養院正在新莊捷運線的機場用地上。
  • 1994年(民國83年)捷運新莊線規劃提報行政院核定在案。
  • 1999年(民國88年)廢省府後,樂生院改隸中央,更名為「行政院衛生署樂生療養院」。
  • 2002年(民國91年)新莊機廠主體工程於六月開工
  • 2003年(民國92年)第一波拆除,樂生大規模拆除近50%面積的醫療職員宿舍、台南舍、五雲舍等建築。
  • 2004年(民國93年)「青年樂生聯盟」成立。同年呂副總統到樂生療養院視察,對著樂生的老人說:「不拆遷的後果,你們賠得起嗎?」
  • 2005年(民國94年)「樂生保留自救會」成立。
以及〈[樂生] 樂生療養院 問與答(14題)〉的 Q5:
......省衛生處也在民國83年表示工程將嚴重影響病友生活品質,且施工過程將波及肢體殘障的病友的生命安全,因此這個規劃案「絕不可行」。同年,樂生院民也開始抗爭,表達誓死捍衛家園的心聲。
......直到93年底在劉可強教授提出共構方案,以及94年初桃園縣文化局與文建會暫訂古蹟等一連串的壓力下,才讓捷運局開始改口承認變更設計原地保存樂生院的可能性。
簡單摘要就是:最遲到民國 83 年,樂生療養院原址會被改作機廠用地的資訊就已經正式公佈了,不然樂生院民開始抗爭什麼呢?民國 91 年機廠開工、92 年把樂生都拆掉 50% 了。但是到了 93 年才有「青年樂生聯盟」(以及劉可強教授的方案)、94 年才有「樂生保留自救會」。

如果這兩份資料的來源都沒有錯誤,或是沒有闕漏更早期的抗爭行動與抗爭團體(WikiPedia 的資料也雷同),那麼(請搭配影山執事的語氣,以獲得最佳效果)83 年的時候,青年樂生聯盟在哪裡?樂生保留自救會在哪裡?如果這樣有點苛求,那 91 年人家已經開始蓋了、92 年人家已經開始拆了,這個節骨眼上(請搭配影山執事的語氣,以獲得最佳效果)青年樂生聯盟在哪裡?樂生保留自救會在哪裡?

我必須要強調:我沒有、也不打算質疑青年樂生聯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的目標與意義。時空背景改成民國 8x 年,我會支持保留樂生療養院。我質疑的是「為甚麼事到臨頭了才有所行動?

民國 83 年,那時候的青年不關心樂生、不知道要關心樂生。這,出了什麼問題?

民國 8x 年開始執業的民意代表、社運人士,不為樂生出口或出手。這,出了什麼問題?

民國 91、92 年,那些一兩年後成為青年樂生聯盟或樂生保留自救會的人,為甚麼這時候無聲無息?這,又出了什麼問題?

換個角度想一下這件事,所以先換個心情看看《設計師的悲哀》。很好笑吧?很悲哀吧? (謎之聲:所以你提這要幹麼?)

請不要忘記,當青年樂生聯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冒出來之前,新莊機廠的規劃、施工已經至少運作了十年了。

十年了,大佬!

如果你是新莊機廠設計者,你會有什麼感覺?是的,你可能沒有考慮到樂生療養院相關人等關心的問題,也可能有考慮到但是沒有(辦法)滿足他們,如果在設計階段就有足夠的能量來提醒這個要素(如同一開始就知道案主想要強調飼料原料),那或許事情還有轉圜的空間。都已經八年過去了、甚至都已經施工一年兩年了,才要一副「硬是要」的態度要你改這個改那個(跟影片中的各路人馬有什麼差別?),誰能保證結果不會是四不像(看看影片最後的廣告長啥樣子吧...... Orz)?

我們不難看到樂生療養院相關人等表現出一副「當你也沒有想要去尊重樂生院民的人權的時候,你的通車人權又有什麼必要要被尊重?(來源:〈樂生暖暖〉底下的留言)」之類大氣凜然的態度。是的,樂生療養院的確是受害者,但是這種態度(在這個時空背景下)又何嘗不是加害者?「我要樂生留下來!」那因應樂生療養院留下來所延伸出來的問題呢?如果不相信過去這八年來所作的努力是整體性規劃(完全合情合理),那又如何能確保樂生療養院留下來所產生的問題能整體性地解決?再說那已經花的預算呢?已經蓋的建築呢?已經拆的建築呢?修正計畫所需要的預算呢?社會成本呢?真的說改就改得動嗎?

整件事好比俗爛的愛情故事:男主角有一天接到喜帖得知鄰家女孩要奉子成婚,這才赫然發現對這青梅竹馬的愛意實在洶湧澎湃不能自己,於是求爺爺告奶奶想阻撓這場婚事,不但罵準新郎花言巧語薄情寡義外帶聘禮不足、還找來婦產科醫生背書「現在拿掉孩子還來的及」,最後再放個大絕:不然我願意委屈作小的,3P 總可以吧?

這是愛情嗎? 這算愛情嗎? 這敢稱為愛情嗎?

他們敢...... Orz

有個笑話是這樣講的:
某村落鬧水災,洪水開始淹沒房舍,眼看水已經淹到小腿肚了,一個警察跑到教堂門口對神父大喊:「神父快跟我走吧!不然洪水會把你淹死的!」

神父頭也沒回,對著十字架說:「不!我要守護這上帝的房舍,上帝會救我的!」

過了不久,洪水已經淹的比人高了,神父只好站在桌子上繼續禱告。一個消防隊員划著小艇過來對神父大喊:「神父快上來!不然洪水會把你淹死的!」

神父依然說:「不!我要守護這上帝的房舍,上帝會救我的!」

又過了一陣子,洪水已經把教堂淹沒了。神父只能抱著教堂頂的十字架,在水中掙扎著。這時一架直昇機開過來,救難隊員拋下繩子大喊:「神父快抓住繩子,不然洪水會把你淹死的!」

神父發出最後的嘶吼:「我...相...信...上...帝...會...救......」話還沒說完就被洪水沖走,死了。

神父上了天堂,立馬跑去找上帝,怒氣騰騰地問道:「我這麼虔誠的祈禱、這麼地相信祢,祢怎麼還是讓我死了?這樣誰還會相信祢呢?」

上帝淡淡地說:「我讓一個警察、一個消防隊員去救你,最後連直昇機的出動了,你都不理,難道要派航空母艦你才願意坐嗎?」

我們的政府大概很難像上帝一樣仁慈,但麻煩那些憂國憂民的諸公不要天真如神父;社運該是深謀遠慮的陣地戰,而不是把遭遇戰偽裝成可歌可泣的史詩戰役。

你的敵人,三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