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8日

名人身後的淒涼

2006.09.23,禮拜六,陰天。

天色雖然不好,但看了看,終究沒下雨。老是讓車子騎那種又直又顛簸的 Rally 環河路,實在很可憐。於是帶齊了裝備、跟老媽借了相機,就上等了幾個禮拜的陽明山。(咪的,老媽的 3c 裝備比我還齊全)

這次的目標是百卡拉(巴卡拉)公路,編號 [101甲]。行程紀錄就跳過,因為下雨 + 照相,時間卡的斷斷續續的。跑完百卡拉、從 [北市3] 接小坪頂到北投,之後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紀錄;反正就是從紗帽路接回仰德大道,然後下山回家這樣...


重點是,去了于右任的墓


過了大屯自然公園之後,先是看到一個老舊的石製牌樓。我停下來,瞄了一下正反兩面的對聯橫額;嗅到一點政治味道,但是已經模糊的字跡實在很難完整看完,只知道是民國五十四年建的。但是,這個牌樓出現的有些莫名其妙。

整個墓園共分三層,臨公路有斗大石牌的入口是第一層。第二層由兩座石獅子坐鎮,後是很長的碑銘;旁邊還有一個兩樓高的涼亭,名為「仰止亭」,亭內也有一大塊碑。第三層才是真正的墳,墳後還有一大塊碑,墓碑跟墓後頭的碑,還是蔣中正落的款。

雖然這麼大一個墓地,但是不見莊嚴、不見肅穆;有的,只有荒蕪二字。

兩邊的入口幾乎都被斜躺的樹擋住;濕滑的階梯上、石獅子的身上,青苔生長的十分快樂;野生植物幾乎覆蓋了半個墓園、除了涼亭內的石碑外,其餘的碑文幾乎顏色掉盡......

我不知道于家後代是否有人來掃墓,清明節至今也近半年,說不得準。不過,這墓、這些碑,似乎也老的太多,不像是只經歷四十多年歲月?

花了二十分鐘,走走拍拍,認認文字,想想事情。最後出百卡拉公路,接回 [101] 時,看到遠處的靈骨塔,又是另一陣感慨。


回家之後,想說拿此題材寫篇文章吧!於是上網 google 了于右任的資料。

原來于右任會有名,一是他的書法身份、另一個是他的政治身份。從早些年跟參與國父的革命、後來當了三十年的監察院長。我想,他會有那麼一個墓,是因為他的政治身份;往後他會仍被世人記得,應該是因為他的書法身份。

另外,是發現一些時間上的巧合。

前些日子,我無聊在台北市閒晃,晃進國父紀念館,看到于右任的雕像,頗感奇怪,搖搖頭也就走了。

另一天,陪老爸去爬軍艦岩。下山時經過一個墓園,步道旁也有好大一塊石碑,當時還停下來看了一陣子,想知道這個墓是誰的。不過字跡有點難辨認,沒看到最後就走了。終點的步道口,有一個大橫額也遭人破壞,看不清楚。查了之後才知道,原來,那是一個叫做陳濟棠將軍的墓,墓誌銘還是于右任親筆題的。

又,今年是于右任《標準草書》發行七十週年。他的清廉形象與時下政局、還有權力變遷的滄海桑田(那些泛藍還是正紅的,有沒有人想起這位老前輩呢?)。在加上手邊剛借幾天的《阮籍詩文》,前些日子走過那如願葬在洞庭西山的錢穆故居...... 很難不讓我套上因緣際會之說。

也罷......



墓前的展望



相關閱讀:
http://blog.yam.com/laches/archives/9355.html
http://www.ymsnp.gov.tw/web/datun2c.aspx
http://www.ymsnp.gov.tw/web/interaction1c.aspx?Topic_id=5&State_ID=104
http://523.org.tw/group/52B/0617.ht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