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9日

糟糕,我不覺得糟糕

去看了在華山藝文中心的《糟糕藝術博物館》展,心得大概只有一句:

糟糕,我不覺得糟糕 <囧>

也許前幾天朋友又讓我複習了一次《少年 Ma 的奇幻歷史漂流之旅》,還幫我解開了博物館名稱之謎(什麼,wikipedia 居然有條目?)。相比之下,這糟糕藝術博物館的展覽… 到底哪裡糟糕了? lol

如果忽略展品跟解說牌擺的歪七扭八、以及詭異的打光(當然,這些有可能都是故意的),展場佈置的還不錯,還弄了一些裝置讓人拍照或惡搞,氣氛整個很歡樂,大大降低了展品的糟糕度。(補註:太座大人說中文翻譯常常跟原文有出入,這點蠻糟糕的 Orz)

要說展品糟糕,是不怎麼樣。大多數作品的畫面色調髒兮兮、造型比例走鐘的離譜,筆觸肌理這種專業東西我不敢亂講,只能說感覺很粗糙。完成度很低,當然也就不用提意境之類更高層次的東西了。

(圖片均來自糟糕藝術博物館官方網站)


但也有些展品讓我無法理解到底糟糕在哪?像這個:

色調、筆觸應該還算拿捏的不錯,狗的造型有點腫倒也無訪(反正是雲嘛),而貓的神韻掌握的很好。要說問題就是畫面左邊界有點草率空虛,整體有點不知所云,展品名稱給的倒是很有趣:〈He Was a Friend of Mine〉,不確定是館方還是原作者下的名字。這是糟糕在哪裡呢?

然後再看到這張(展覽順序的話,這是第一張。館方提供的圖片比實際看到的有質感一點 XD):

背景可能處理的沒有很好,但是輪廓、神韻、線條應該都抓的還不錯。小丑的禿頭、不成比例的可笑帽子與詭異的眼線、神情製造出來的反差,我認為效果不錯。要我掏錢買是不太可能,但是送我也不至於把它丟掉(如果有地方放的話),至於給「糟糕」的評語就別提了……

我見過更糟糕的。

那些在北美館之流展出的作品我不敢說嘴。拜念美術系的前女友、以及八九個美術系室友所賜,我見過更糟糕的學生作品(當然,這是我的自以為是)。學生作品的初衷未必是想創作,為了交差了事也在所多有;反之,我們也不知道糟糕藝術博物館的藏品當初是怎麼樣創作出來的?是不是小朋友隨意的塗鴉?是不是也是為了交作業?

說到底,這終究是我面對(藝術)作品一個始終難解的問題:「什麼是美?美感是天生的?還是後天教育出來的?」糟糕藝術博物館只是把這個問題中的「美」換成「糟糕」。即使知道展覽主題、看過解說牌,我依然會冒出「WTF?J三小?為什麼這也能展出?」的念頭。

有的時候、尤其是接觸比較近代藝術的時候,會覺得某些藝術品的目的就是讓你看不懂;看不懂所萌發的問題,才是藝術家想要表達的內容(即使他不知道你會拋出什麼問題)。所以,我寧願相信、或說希望糟糕藝術博物館的出發點是為了挑起「什麼是糟糕」這個問題,而不是試圖灌輸「這叫做糟糕」的標準。

退一步想,立下「這叫做糟糕」的標準也沒什麼不好。如果不是看過許多不怎麼樣的作品,也不會知道什麼叫做好的作品。很多(其他展)作品讓我感到不知所云、無聊無趣、甚至醜陋痛苦,但是我卻不會興起「糟糕」的念頭;回想起來,那些作品大概都作到了極致,就是所謂「俗到極致即成雅」?

《糟糕藝術博物館》展場出口就是賣店,隨手翻了一下維梅爾的畫冊,以前總覺得「阿就這樣嘛…」,現下立馬改觀:「真他媽厲害!」

我說的話就像在戰場上看過呂布之後,看到關羽就覺得「應該打得贏關羽──」這種愚蠢的話! 《百姓貴族》1-p.124

張貼留言